主营产品:2316_2316模具钢_德国2316__进口2316_1.2316_2316模具钢材_2316价格,热线电话:021-67614055
模具钢知识——中国钢铁行业数字化率仅30%,重工业该如何做轻?

中国钢铁行业数字化率仅30%,重工业该如何做轻?

发布时间:2021/9/15     新闻来源:上海西鼎模具钢

作为典型的传统流程工业,钢铁行业受生产成本、技术等多重因素影响。互联网企业的介入,给了其“由重转轻”的新机遇。 刻板印象中,钢铁厂有高温、高危、产能落后等一系列标签,愈发庞大的企业或厂区,也伴随着愈发冗余的成本问题。 头豹研究院指出,与金融、交通、零售、旅游等数字化转型速度较快的行业比较,钢铁企业数字化程度仍处于较低水平,在生产、运输、分析、战略等方面的智能化程度仍有欠缺。2020年,中国钢铁行业的企业数字化率仅30%。 钢铁企业正在摸索“互联网+”的新路径。日前,界面新闻记者走访了位于广西的大型钢铁企业柳钢集团(下称柳钢),它旗下的冷轧厂已启动数字化改造。 柳钢冷轧厂成立于2007年,现年产约350万吨,是中国华南和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冷轧生产单位。 界面新闻记者在走访过程中观察到,其厂区内可见操作人员主要在控制室中,大部分流程已实现自动化和无人化。其生产线一共有三个退火炉区,有181座退火炉,这一系列的退火流程仅需2人便可以完成监控。 柳钢冷轧厂厂长陆兆刚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“柳钢的目标就是想把重工业做轻,目前距离这一目标仍有距离。” 钢铁产业如何做轻? 把重工业做轻,在陆兆刚看来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理解。 一是实现超低排放、低碳。2020年中国粗钢产量10.5亿吨,约占全世界总产量的56%,是中国制造业中排放量最大的行业,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15%左右,碳排放“减轻”至关重要。 二是重体力变轻,即工人在操作室里按一个按钮或者输入一个参数,产品就能做出来。 三是系统设计轻盈化,即通过借助钉钉等低代码化的平台,实现数据自动分析和新功能搭建。 头豹研究院也表示,从钢铁行业的产业链与价值链来看,其中每个环节都可借助各类智能技术实现数字化升级,以提高作业、管理等效率。 比如生产端的冶炼、监测、浇钢等环节可利用模组调心(AA)技术、传感器技术实现无人化调度、实时检测与预警;同时在下游端,钢企可搭建客户自助平台与新渠道销售平台,以实现数字化价值。 柳钢党委副书记、副董事长、总经理甘贵平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,“目前柳钢在数字化方面的研发费用约34亿元。” 他表示,“钢铁行业的数字化、智能化转型,对质量、成本、效益、安全都息息相关,能够使数据更真实。”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,柳钢正在与清华大学、浙江大学、东北大学、湖南大学等机构开发冶金数字化技术,构建模型后可使不同原料数据改变不同的操作方式以提高稳定性。 “冷轧厂已脱离手工录入数据的窘境,让系统来采集和分析数据”,陆兆刚说,“目前最核心的任务是做智能数据支撑,因为数据是本质,我们想把工厂从传统的经验驱动型向数据驱动型转变。” 目前,柳钢冷轧厂的设备数据主要通过钉钉等平台集成,产线上的信息可实时推送到相应的责任人,实现设备状态的智能监控。对于下一步数字化的方向,陆兆刚认为,目前钢厂的视觉传感还依赖本地服务器,本地算力有限,且难以弹性分配,会产生服务器闲置。如果使用云端算力,就可以弹性分配算力,运算效率也更高。 透明化工厂也是柳钢在数字化转型中的目标之一。陆兆刚认为,透明工厂的本质是做好工业生产的动线管理,包括物质流、信息流、人物流。 “传统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,更大的效益在于把各种动线管理做得更科学、便捷。”陆兆刚称。 除冷轧厂之外的其他厂区,也在通过不同的平台等进行数字化方面的尝试。 柳钢股份改善部管理专员高云英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未来数字化转型需要共生、共建、共享,无论是从安全性还是集团整体应用考虑,未来与钉钉等平台的合作或更进一步。 互联网企业介入制造业 随着中国5G、AI、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等尖端技术的更新迭代,传统产业升级相关政策陆续出台,钢铁行业已经在与数字化进行应用场景的磨合。尽管钢铁行业具备流程复杂、需求多样化等特点,但是这并非其转型的桎梏。 头豹研究院指出,钢铁企业数字化转型通常分为两类,即内部自主转型和借助外部技术转型。 企业内部自主转型是指以企业自主研发、搭建平台完成数字化升级。 企业可根据自身业务组织架构、生产流程,搭建集云、边一体化的智能工厂平台与智能生态,打造具备数据采集、智能化生产控制、数字化制造执行、成本绩效管控的生产过程监控与数据集成等功能的平台。 企业外部技术转型,是指以钢铁企业与外部技术提供商合作为主,技术提供商通过周期收取服务费模式,助力钢企搭建基于工厂全流程的定制化智能平台,以提高其下游渠道竞争力与工厂管控能力。 在云计算、大数据等技术方面储备不足,以及考虑自主研发成本的情况下,后者成为柳钢的优先选择。 甘贵平表示,“华为、阿里等企业在技术方面具备优势,能够有效帮助企业转向自动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,确保提高生产效率、降低生产成本和提升产品质量。” 据界面新闻了解,柳钢和阿里将主要依靠钉钉、人工智能、图像检测、算法乃至未来的数据中台展开合作。 柳钢东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张海峰表示,“十四五”期间,柳钢有三大目标:提高效率、控制成本、优化服务,数字化在这三个方面始终贯穿。 不仅是柳钢,中国宝武、沙钢集团、首钢集团等钢企,均处于数字化转型不同阶段、路径和过程中。 截至2020年,中国宝武通过数字化转型,已提高其83%的规划效率、30%的设备使用周期以及16%的劳动效率。基于其数字化转型显著成果,中国宝武成为中国唯一一家入选世界经济论坛“灯塔工厂”的中国钢铁企业。 今年1月,首钢集团与阿里云、坤晟科技坤共建的唐山曹妃甸飞鹄工业互联网平台正式落地,采用了平台+应用的模式,帮助工业企业完成从研发、生产、经营管理到销售的全流程数字化转型。 在近期举办的胶东经济圈工业互联网峰会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邵安林基于钢铁行业的实践指出,部分企业对工业互联网应用的实践路径、落地场景、具体做法尚未清晰,仍处于探索观望阶段。 此外,工业互联网共性标准尚未制定,跨行业治理的政策体系有待建立,复合型人才匮乏、安全保障水平较低、体制机制不完善等问题亟待解决。 张海峰表示,关于“工业+互联网”还是“互联网+工业”的讨论,曾争论不休,最终定论为“工业+互联网”,这要求基于工业的应用场景将工业知识与信息技术相融合。